富裕的公众

时间:2017-05-29 12:09:03166网络整理admin

<p>Emeterio Sd</p><p>佩雷斯拥有和控制自己上市公司股份的家庭成员的收购如何影响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10%的最低公有制规则</p><p>这是一个只有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官员可以提供答案的装置,但可能不会因为理由或原因而不想让公众投资者知道</p><p>即使是尽职调查者也不敢也不敢做出猜测或估计,因为担心误导公共股东决定是否出售或购买额外的上市股票</p><p>这是一个后续问题:如果内部人购买了一些上市股票然后转售同样的潜在利润怎么办</p><p>这些问题需要SEC作为监管机构的答案</p><p>如果主席Teresita Herbosa和其他四位委员研究了内幕人士收购上市股票的趋势,由五人委员会解释其调查结果</p><p> Herbosa和公司尚未解释为何拥有至少10%上市普通股的公众投资者被拒绝董事会代表</p><p>他们为什么要回答这些问题呢</p><p>作为一个美食广告,他们应该被要求在被任命为委员之前充分披露他们与任何上市公司的关系</p><p>误导性POR即使菲律宾证券交易所网站上公布的公有制报告(POR)也不可靠</p><p>正如早期的尽职调查中所建议的那样,某些上市公司将公众作为其公司POR中的大股东</p><p>如果家庭以外的投资者真正拥有归属于他们的普通股,他们应该被允许选举自己的董事候选人</p><p>首先,即使POR将其视为多数股东,公共投资者如何控制300家左右的上市公司</p><p>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企业主永远不会允许家庭以外的任何人甚至在会议室内偷看</p><p>在之前的专栏中,Due Diligencer还建议需要审查10%的最低公有制规则</p><p>这些建议还包括需要通过在计算中包含投票优先股的所有权来审查POR表示</p><p>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五人监管机构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来执行最低公有制规则</p><p>公众投资者是否真的拥有至少10%的已发行普通股</p><p>成为监管机构尽职调查并不是要求SEC公之于众</p><p>监管机构只应公平地与公众和企业主打交道</p><p>作为监管机构,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应要求上市公司真实地列出其POR中有表决权股份的所有权,无论是普通股还是优先股</p><p>正如长期以来的做法一样,POR仅列出普通股的数量,因为SEC容忍这种所有权披露</p><p>如果规则允许,则更改规则</p><p>毕竟,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是监管机构</p><p>事实上,在担任公司律师之前,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高级官员应该对他们与上市公司的交易保持透明</p><p>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五位委员过去是否为任何上市公司提供过任何形式的律师服务</p><p>他们的反应可能只是在开始时对他们的可信度产生不利影响,但从长远来看,他们会清除任何既得利益</p><p>顺便说一句,公共投资者不应承担通过董事会内部自己的来源披露他们对某些上市公司的了解的负担</p><p>为什么要指责他们并让他们负责交易尚未完全披露的内部信息</p><p> Due Diligencer并不能证明内幕交易是正当的</p><p>公共投资者也很富裕,